当前位置:27720搞笑沉睡的乌灵参
沉睡的乌灵参
2022-06-15

华亦伟是日本东京某著名医学院的留学生,目前正攻读博士研究生,他对未来雄心勃勃。2015年春节刚过,一个不好的消息从国内传来,华亦伟的父亲因为期货投资失败,失意酗酒出了车祸,目前躺在床上已半身不遂。他的母亲因伤心过度,精神开始恍惚,要靠两边老人照顾。意外的打击让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华亦伟顿时一片颓丧茫然。

这一天,一位40多岁西装革履的男子找到华亦伟,自称完田雄二,是做国际贸易的,他偶然听说华亦伟来自中国,有要事相求才找上门来。完田用娴熟的中文说,他父亲70多岁,因多年劳碌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白天睡不着,晚上也失眠,翻来覆去已经多年,各种治疗手段都用上了,就是效果不理想。前不久他在一本中国古籍药书里,看到一味叫乌灵参的神药,只产于中国的四川、云南两省,具有极好的治疗作用,所以专门有求而来。

华亦伟怔住了。不错,他大学就是学药理的,毕业于四川的中医学院,学过的中药材有数百味,单单对乌灵参闻所未闻。华亦伟还在犹豫,旁边的完田已看出端倪,显得十分有把握地说:“我了解过了,你现在正是实习期,有时间去帮我这个忙。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一旦你帮我找到神药,不但重酬谢你,而且我还要向家父举荐,让你一毕业就留在他的企业上班。”

华亦伟听罢满面红光,先前因父母不幸带来的阴霾一扫而光。还有大半年他就要完成学业,如何就业在哪就业一直是他的心结,原来想靠父母的荫庇来完成人生大业,现在因家庭变故只有靠自己了。

春天四月,东京的大街小巷樱花盛开,出游观赏的人流中,华亦伟是唯一的落寞者。几分钟前,他刚刚和远在国内的乔依漫通了电话,告诉她自己飞到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时间。出乎意料,乔依漫并没有他想象的高兴,也没有过多的寒暄,就淡淡地挂了电话。

坐在回国的国际航班上,华亦伟思谋着他这一路的计划。乌灵参就像一个乌托邦,能否实现尚未可知。他原本指望乔依漫能帮上忙,谁知满心欢喜却扑了一鼻子灰。也难怪,他和乔依漫是大学五年的恋人,走进校园第一天就一见钟情,原本海誓山盟一辈子不分离的二人却遭到华亦伟父母的反对。出身小地方的乔依漫不是他们眼里理想的儿媳,所以大学一毕业他们就把华亦伟送去日本实现远大抱负,而把无尽伤感留给了四处找工作的乔依漫。

华亦伟在思绪翻复中走出机场,迎接他的除了成都平原熟悉的氤氲气息,还有那张在他梦里多次萦绕的美丽面庞,秀发披肩身姿婀娜的乔依漫非常抢眼地站在迎客的人流中,撅着嘴唇不依不饶地看着翩翩走来的华亦伟。

喜出望外的华亦伟很快在馋涎诱人的四川火锅中找到感觉,他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和乔依漫谈着他此行的目的。一直心有怨气的乔依漫这时已解开心结,再怎么恨,这也是相恋多年的人,而且当他真真实实坐在面前时,两年的不快转瞬就让小鹿乱撞的心叛变了,而且在刚刚得知他家里的变故后,爱与同情让她柔情顿生,一顿火锅的犒赏转眼变现。

火锅结束,华亦伟的心中也有了招数,这招数当然是乔依漫刚刚想出来的:他们当年的导师,也是有名的药理学家,如果让导师帮忙支招,何愁找不着乌灵参。被启发了思路的华亦伟兴奋得像个孩子,沾沾自喜的他差点忘了乔依漫是已经分手的恋人,在宾馆门前,华亦伟眼里闪烁的火苗透露出他的渴望,他想亲吻乔依漫,却被乔依漫理智地推开了。

第二天一早,经过一夜休整的华亦伟神清气爽,前来接他的乔依漫则一脸灿烂。成都四月的天气不错,天高云淡,不冷不热,二人相视一笑,一道前往久违的母校。

中医学院坐落在著名道教圣地青羊宫的旁边,当年二人常进去祭拜,一方面领受仙人的灵气,一方面展望美好的未来。里面植被丰茂,也是辨识各种花木药材的好去处,华亦伟当年就在这儿许下了许多无法兑现的诺言。

一路伤感甩在了身后,两人找到当年的教学楼,才得知他们的导师因为股骨头坏死住进了医院。二人又一路寻去,终于在附属医院的骨科找到了刚刚置换了髋关节的导师。

导师年过花甲,对这对郎才女貌的学生印象深刻。得知华亦伟专为一种叫乌灵参的中药材而来,他沉吟片刻说:“不瞒你们,乌灵参什么样,我也只闻其名不见其形。但从掌握的资料看,乌灵参确实是一味稀缺的药材。古书《灌县志》上记载有它的许多功能,具有极强的补肾健脑、养心安神的作用,是一种兼具人参、虫草功能的名贵中药。如果加以研究,可以广泛用于临床治疗多种病症。”

华亦伟怔住了:导师都没见过的东西,他又从何寻找呢?这时导师想了想又说:“不过我想起一件事。十多年前我在《灌县志》上看到乌灵参时,曾去灌县寻找过,在后山上认识了一位当地的郎中,他当年50多岁,挖到过乌灵参。只是当年去得不是时候,是秋季去的,而乌灵参最容易在四五月春夏交替时寻找。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寻找乌灵参这事被落下了。但我一直心有不甘,如果不是这次手术,我定会带你们一道去圆梦。”

从病房出来,华亦伟仍有些失落,但乔依漫却充满期冀。她分析道:“导师所说的灌县,就是今天的都江堰。导师嘴里的后山,应该就是都江堰旁边的青城山后山,虽然今天是旅游之地,但我在景区有个朋友,让她带我们进后山,找到当年那位郎中,应该不难。”

昔日女友如此尽心,让华亦伟如释重负。二人立马奔赴车站,坐上了去都江堰的轻轨,西出成都至都江堰不过50公里,坐轻轨30分钟即到。

都江堰坐落在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2200多年前李冰在这儿治水,使成都平原从此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岷江边上的青城山自古道教闻名,近年开发的青城后山同样景色旖旎,深受游人喜欢。

通过朋友的引导, 华亦伟和乔依漫避开游人区,去了后山更隐蔽一些的地方,这儿林木葱茏,春阳映照下的各种花花草草开得正繁。站在高处,风光大好,坡下几间农家的瓦屋掩映在云雾缥缈中,宛若幻境。

这儿隶属于青城山镇,村民们对华亦伟口中的郎中人人皆知,在山腰的草舍里,华亦伟千辛万苦找到的郎中已是一位70多岁仙风道骨的老人。老人对那位当年的导师依稀记得,得知他们专为乌灵参而来,老人爽朗笑道:“来得正好,待今晚雨后,我叫孙儿陪你们一同上山。”

第二天一早,华亦伟钻出草舍深吸一口大气,老人料事如神的一场小雨昨晚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空气宛如被过滤一般湿润清新。跟着钻出草舍的乔依漫望着远山,娟秀的脸庞若有所思。

老人的孙子一大早从镇上赶上山来,他在政府做事,对乌灵参一点不感兴趣。他告诉二人,小时候爷爷带他们挖过乌灵参,长得黑不溜秋跟鸡卵似的。那时候大人把乌灵参当补药,小人却把它当玩物,玩来玩去,也不知道乌灵参究竟是如何长成的。现在临出门了,爷爷才告诉他,乌灵参和一种叫鸡菌的野生菌有关,只要找到鸡菌,就能找到乌灵参了。

华亦伟一听就有些迫不及待,三人拿着挖参的镐锹就往山上寻去。一路上这个叫郑刚的后生显得十分自信。他告诉华亦伟,他虽然没挖到过乌灵参,但生长在大山的他深知野生鸡菌本身就是一种罕见的美味,市面价值不菲,而且野生的鸡菌常常生活在白蚂蚁的巢穴中,只要找到白蚁,就能找到鸡菌。

雨后的青城后山一片清冽,在生长有针阔叶林的空地上,阳光透过斑驳的树梢,照射在地里不时隆起的小丘上,不用说,那就是白蚁的巢穴。雨水浸润后的松软地面,白嫩嫩的鸡菌挺着脊梁轻快地生长,不待费力,就能把它们连根拔起。

不知捣毁了多少个白蚁巢,稀少的鸡菌也采到不少,累得华亦伟一身臭汗,但乔依漫提着的竹篮依然空空如也,他们竟连乌灵参的影子也没见到一个。先前还一脸自信的郑刚显然沉不住气了,握着镐子喃喃自语:“怎么会?爷爷说过找到鸡菌就找得到乌灵参,怎么只找到了白蚂蚁?”

一行三人怏怏不乐回到草舍,爷爷去镇上赶场还没回来。华亦伟想打退堂鼓,一路奔波寻找,他也实在有些累了。就在这时,华亦伟接到一个电话,是完田雄二打来的,原来他跟随旅行团也来到了都江堰,现在正在离堆公园旁边的南桥等他。

傍晚,华亦伟带着乔依漫在离堆公园的南桥边见到了完田。南桥距今已有100多年,是都江堰景区的一个非常有名的景点,宏伟壮丽的廊式古桥下是汹涌湍急的岷江水,两侧则是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去处。完田举起酒杯,把翻腾的啤酒泡沫一饮而尽。

华亦伟不太高兴,他有些无奈地说:“完田先生,我还是想尽快回去完成自己的学业。很遗憾,我没有找到你需要的神药!”

完田雄二似乎早有准备,他扬了扬手中的杯子说:“神药如果好找,可能我早就想到办法了。根据我的判断,你目前寻找的方向是正确的,这儿的地貌、气候,完全具备古籍上记载的乌灵参生长的环境。”

乔依漫在旁边说:“完田先生,可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你需要野生的鸡菌,我们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唯有你要的乌灵参,我们爱莫能助!”

完田看着华亦伟,笑得有些古怪,他说:“我相信华先生不会赞同这位美丽小姐的话,因为这事关华先生今后的人生。据我所知,华先生家里前不久发生了一点变故,你除了需要钱,还需要一份好的工作,而这些都建立在我们这次良好合作的基础上!”

华亦伟还在细细掂量对方话里的份量,郑刚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郑刚说,今天白跑一趟,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不过他刚才问了爷爷,才知道今天犯了一个错误。详细情况,等他们明早回到草舍再说。

离开南桥时,完田拍着华亦伟的肩膀哈哈一笑:“华先生,我还要在都江堰待几天,也相信你为了前程,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乌灵参。至于这位美丽小姐说的鸡菌我一样也要,越多越好!”

第二天一早,当华亦伟和乔依漫赶到草舍时,郑刚的爷爷已打好绑腿,他要亲自带他们上山找寻乌灵参。华亦伟想推辞,爷爷就说:“都怪我这孙儿,从小不跟我学,只知道乌灵参与鸡菌和白蚁有关,却不知真正的乌灵参要在废弃的白蚁巢下才能寻到。”

在去山上的路上,鹤发童颜的爷爷健步如飞,心不急气不喘地讲起了乌灵参的来历:

原来,这一带的山民把乌灵参叫鸡蛋,它确实与白蚁和鸡菌有关。白蚁在筑巢时,会在巢穴中种植一种真菌,白蚁把培植的真菌作为备用物资存放,而真菌则慢慢长出白色的菌丝,拱破土层,钻出地面长成菌团,就成了今人餐桌上一道美味鸡菌。

乌灵参虽然与鸡菌有关,却是鸡菌生长中的一种变异。这又要从白蚁说起。白蚁在生长繁殖中如果遇到威胁就会迁移,遗弃原来的巢穴,从而停止向巢穴中生长的鸡菌提供营养。失去养分的鸡菌慢慢萎缩,营养开始向根部汇集,天长日久,便长成鸡卵大的茎状物,民间俗称鸡蛋,像人参、虫草那样,具有极强的补益功能。由于鸡枞蛋远比野生鸡菌更难寻找,常常深埋在地下半米至两米处,外观乌黑锃亮,自古以来被贵称为乌灵参,被喻为国宝级药材。当然,这里面的许多知识,也是当年导师前来讲给老人听的,可惜导师停留于理论,而山民们又不能在实践中推广。

这天,当华亦伟和乔依漫终于在爷爷的指导下挖到乌灵参时,内心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回到草舍,满天繁星映照着远处都江堰城市的灯光,他们知道,在那儿,那个叫完田雄二的人正焦灼地等着他们。

乔依漫望着夜色深处说:“亦伟,你认为完田的话可信吗?费这么大的力,许诺你那么多的好处,仅仅是为治他父亲的神经衰弱症?而且他话里有话,充满威胁,你不觉得这背后可能隐藏有不可告人的玄机吗?”

华亦伟点点头说:“其实回国之前我就已经了解过了。完田雄二的家族企业是专门研究和生产药品的,我当时就怀疑过他的动机。但我突遇这些不幸,有些失去原则。这种国宝级的药品,如果被他们拿出去鉴定、分析,生产出成分相同的药物,那么乌灵参就变成了废物,恐怕我也无颜做中华民族的子孙了。”

夜,越来越深,但两颗心,却在这一夜越贴越紧。

第二天,华亦伟给完田打去电话,告知寻找神药失败了。完田雄二还想抛以利诱,但华亦伟已果断地挂了电话。他已经和乔依漫商量好,研究生一毕业他就回国,沉睡的乌灵参有待苏醒,这儿除了有他报效的祖国,还有他失而复得的爱情。

(责编/邓亦敏)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