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7720历史法国大革命时期民主派革命家:马拉的生平事迹
法国大革命时期民主派革命家:马拉的生平事迹
2022-08-11

让·保尔·马拉(Jean-Paul Marat,1743~1793),法国政治家、医生,法国大革命时期民主派革命家。1783年弃医从政,1789年大革命爆发后,马拉即投入战斗。

1743年5月24日出生在瑞士纳沙泰尔州布德里小镇的一个撒丁移民家庭。他从小就从当中学教师的父亲那儿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学习过拉丁文和希腊文,能说法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并有比较扎实的化学、医学、写作和绘画的功底。

1759年中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图卢兹、波尔多和巴黎等地攻读医学。

1765年去了英国,先后在伦敦、纽卡斯尔等地学医。

1776年,他在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斯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回到巴黎,担任了王弟阿图瓦伯爵(即未来的法国国王查理十世)的私人卫队医生。马拉属于受到启蒙思想熏陶而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有着探求科学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强烈欲望。作为医生,他以在慢性淋病和眼病方面的研究而著称,先后发表了一些关于这些方面的医学论文。他也试图在自然科学和哲学方面进行研究,先后发表了《关于电的特性的研究》、《关于电疗的论文》,受到里昂科学院的奖励。

1784年他出版了《光学基础知识》一书。

1785年,翻译和评注了《牛顿光学原理》。

1793年7月13日马拉被刺杀身亡,终年50岁。马拉死后被国民公会授以烈士葬礼,遗体被送进先贤祠,但不久后又迁出。

在哲学方面,他以理性的名义展开的研究却产生出非理性的结果。1773年匿名发表了论文《论人的灵魂》,试图证明灵魂的存在。1775年又匿名出版了《关于人的哲学论文》二卷,宣称生理学可以解决灵魂和身体之问连接的问题。这些著作都遭到了伏尔泰的挖苦和狄德罗不冷不热的恭维。尤其是1780年发表的《关于火的特性的研究》,没有获得科学院学者们的认同,尤其是著名化学家拉瓦锡的严厉批评,认为它毫无价值。从此,他与崇尚科学的启蒙思想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对立。

除了从事医学和物理学研究外, 马拉还十分关注法国的政治局势,通过自己的政治活动尤其是政治著作受到了人们的注意。他先后在英国的《评论》、《伦敦杂志》和《月报》等刊物发表过文章。

1774年5月,他在英国匿名出版了一本剖析君主政治权力性质并猛烈抨击其危害的小册子《奴隶制的锁链》(该书直到1792年才以"Les Chaines dez,Esclavage"的书名在法国出版),对君主制政府和政府所利用的手段进行了历史的分析,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使保守主义占优势的英国人在他们的国家第一次看到了一种反抗和革命之间有着紧密联系的理论。这是马拉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主要思想的初次阐释:无论是人民的或压迫人民的一切政治权力都应该受到连续地监督;只有当政治权力服从于独立报刊的连续批评时,自由才可能成为现实的东西而不是幻象。

1775年,获犹贷丁堡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1777年,马拉回到法国时,已是享有一定声誉的欧洲学者和著名医生。不久他就目睹了封建贵族的奢华与残暴,更增加了他对封建专制制度的痛恨。马拉开始研究法律,并写出了《新刑法草案》一书,博得好评。1777年,马拉在法国出版了《刑事立法计划》。这是一部在时人看来更具颠覆性的作品:它攻击社会等级制度,要求以所有的人的幸福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的唯一合法性;它确认尚在使用的法律的专断性,指控财产的权利,著作在出版后立即受到查封,直到1783年这部著作才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在布里索主编的《立法者的哲学丛书》中再次出版。

1783年马拉弃医从政。

1789年2月马拉发表《献给祖国》的小册子,阐明了他关于宪法的观点。他认为只有代表人民的机构,才享有制定宪法、修改宪法、监督保护宪法的权利。作为一位民主主义思想家,马拉是卢梭的信徒。他认为,人民的愚昧无知是专制制度存在的最根本条件,而法学家和宗教的欺骗和伪善,造成了人民的愚昧无知。马拉还特别指出:一旦推翻暴君,原来反对暴君的人们中,一些人想实行各等级的平等,另一些人则想保持自己的特权。马拉与那些玩弄权术的政客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位严肃的政治家。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马拉全力投入到革命洪流之中。同年9月,他创办了《人民之友》报,揭露王室反对革命、里通外国的卖国行径,向专制势力和革命的敌人发起猛攻。同时,他抨击君主立宪派的妥协政策,鼓动和号召人民起义,10月,马拉被投入监狱达一个月之久。

出狱后,马拉转入地下,继续同君主立宪派作斗争,再遭通缉,被迫流亡伦敦。不久,又秘密返回法国。为了及时出版《人民之友》报,他躲在地下室,夜以继日,忍饥挨饿,不停地撰写和编辑稿件。他在报上大声呼吁:穷人和富人都是是国民,为什么穷人就要被虐待?马拉喊出了广大中下层人民的心声,得到广大群众的无比信任,因此,人们称他为"人民之友"。

1790年夏,"人权之友社"成立,马拉成为主要负责人。他坚决主张维护人权,坚持一切法律须经人民批准,强调主权在民的原则,受到人民的拥护。路易十六逃跑被押回后,君主立宪派仍在为国王辩解。马拉和罗伯斯庇尔一起坚决站在人民一边,抨击君主立宪派的叛卖行为。他在《人民之友》报上提醒道:同胞们,加强你们的力量,提高你们的警惕,当新的起义爆发时,把那些不代表人民的贵族和主教赶出国民议会。马拉因此而遭到迫害,再次逃往伦敦。

1792年9月22日,法兰西第一共和国诞生后,马拉当选为国民公会代表。当国民公会内部就是否审判国王路易十六出现了激烈的争议时,马拉挺身而出,在会上大声呐喊:"要挽救祖国,必须砍掉暴君的头。"并无情地揭露和反对吉伦特派的妥协政策。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但马拉却被吉伦特派视为眼中钉。

1793年4月13日,吉伦特派操纵的国民公会通过了一项将马拉提交法庭审判的法令,并开庭审判。巴黎人民闻讯后从四面八方赶来营救。于是在法庭上,作为被告的马拉反而成了原告。公众、法官和庭长都为他开脱,马拉被宣布无罪释放,前来营救的人民群众将他送回国民公会。此后,马拉更加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

为了推翻吉伦特派的统治,马拉在报纸上再一次阐明自己的立场:人民选出的代表如果滥用人民的信任,出卖人民的权利和利益,人民应该夺回他们的权力,并予以惩罚。马拉和雅各宾派的其它几位领袖一起决定举行起义。6月1日晚。马拉来到市政厅,亲自走上钟楼,敲起警钟。6月2日,巴黎人民包围了国民公会,要求交出被指名撤职的代表。马拉鼓动起义者说:"你们不要示弱,不把人交给你们,就决不离开。"最后,国民公会在大炮的威胁下通过了逮捕四名吉伦特派代表的法令。从此吉伦特派的统治被推翻,雅各宾派取得斗争的胜利,法国大革命进入雅各宾派革命民主专政时期。

科黛寻找马拉

在这个时候,巴黎还没有人认得生活在遥远的诺曼底地区康恩小城的夏洛特·科黛,1793年她25岁。这个女子即将震撼整个巴黎。

1793年7月17日,夏洛特·科黛被送上断头台。

马拉之死震动了整个法国。1793年7月16日,巴黎人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各地爱国志士铸造纪念章,修筑马拉墓,以寄托对他的哀思。国民公会作出决议,给予马拉进人巴黎先贤词安葬的荣誉。

马拉的一生与法国大革命紧密相连。他自始至终站在斗争的前列。他政治嗅觉灵敏,观点激进,见解独到,毫不妥协。从这方面来看,他不愧是一个忠实的革命家。马拉还具有很强的煽动力,在人民心目中地位很高,颇得爱戴,在政府中也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它也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但是,马拉也是一个复仇心很强的人,嫉妒又冷酷,杀死了很多政敌甚至是革命者。他还是一个失败的科学家,在生前支持"燃素论"这个落伍的理论,后来因遭到大化学家拉瓦锡的批评而怨恨他,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他被处决。这也是马拉生平的一大污点。